c87c707d8ca46f40df25e189cf3abf24  
  
  我很久沒有邊走邊看書了,《碧塔藍》就是這樣吸引人的小說,我捧在手中小心足下,掃視劇情的同時用餘光注意前方是否有障礙物;這樣讀書有點緊繃,恰似書中劇情給人的感受。  
  
  列克已經死了,為何他的影響揮之不去?
  
  七大王國是恩典之所,恩典之人生來具有異色雙瞳,恩典是天賦的技能,有人的恩典是烹飪,有人的恩典是偷竊,有人的恩典是戰鬥;各色各樣的恩典都有,有人的恩典微不足道,有人的恩典舉足輕重,列克的恩典則殘害孟汐整個國家三十五年。
  
  列克的恩典是話語,凡他說出口皆令人信服,當他說天空是紅色的,聽聞的人就以為天空是紅色的,當他說魚會飛,聽聞的人就會蹲在池邊等魚出水,這些只是無關緊要的小玩笑,而列克不是這種幽默的人,列克會揍你一拳,然後說是你自己撞到,更過份的,他會說這是你心愛的人揍的,於是兩人反目成仇。
  
  列克的惡行不再贅述,他已逝去,王位由他無辜、多年來也深受父親所害的10歲小女孩碧塔藍繼承,輔政的則是列克在位時的4個參謀,孟汐王國從過去35年的迷霧森林中脫出,避免國家動盪,參謀們宣佈全面赦免列克在位時期所有犯罪行為,因為他們無法確認犯罪者是真的犯罪還是列克隨口編派,也無法確認犯罪者是自主犯罪或是受列克影響。參謀說全面赦免令是前瞻性的作為,所有孟汐人都應該向前看,事實上對孟汐國民來說,他們歌頌了35年的仁君居然是殘害王國35年的惡人,光這點就令人無法忍受了,沒有人想釐清過去35年發生過什麼事,如果當初他們的腦袋糊成一團,那就繼續糊在一起也沒關係。
  
  碧塔藍不這麼想。8年過去了,10歲的小女孩現已成年,她試圖回想自己的父親當初做了些什麼,然而沒什麼收穫,更令她沮喪的是『前瞻性的全面赦免令』一點也不前瞻,她想知道她的王國過去到底受了什麼創傷,也想知道她該如何成為好的女王,建立一個安居樂業的孟汐,可惜她的參謀只會拿無用的文件來煩她要她簽名,碧塔藍就是一個手動的橡皮圖章。(圖書館裡的史望更可憐,過去在列克的命令下負責塗抹書籍的關鍵字,工作內容是把重要的字塗起來,也就是當個立可白人。)
  
  咳,回歸正題,為了更瞭解她的國家,碧塔藍做了小說裡一國之君很愛做的事:趁夜微服出巡。既然是趁『夜』,當然遇不到什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正常居民,三更半夜的碧塔藍只能混混酒館聽人說書,順便認識了兩個小偷(欸),說書人的故事如真似假,到底哪個版本貼近真實?身為女王,跟來歷不明的小偷廝混歹就補?(歹就補←沒問題嗎)最重要的是,她是來解謎的,可是愈加摸索獲得的線索愈讓人迷惘,究竟誰說的話是真,誰不可信任?她要如何撥開列克帶來的迷霧?(即使他已死去8年!)
  
  《殺人恩典3碧塔藍》是依出版順序《殺人恩典》、《火兒》、《碧塔藍》取名,但火兒的故事其實屬前傳,也就是按照事件的時間閱讀,應為《火兒》、《殺人恩典》、《碧塔藍》,《碧塔藍》可單獨閱讀嗎?可以,不過一起看比較完整。《碧塔藍》的感覺跟《殺人恩典》比較相近,喜歡《殺人恩典》的話應該會對《碧塔藍》有好感,至少我個人都很喜歡。
  
  要說碧塔藍跟前兩本的主角有何不同,碧塔藍不是恩典之人,也不像火兒是人類怪物,她只是一個平凡人,而且她自己就是列克的受害者,是她的母親用盡一切保護她,她才勉強倖免於列克之手。她的母親最後為她犧牲,被列克活活燒死了。她貴為女王,除了算術什麼特殊能力也沒有(喂),再說算術能力也不是天生的,是被迫練習來的,她不是戰鬥好手,不會控制人心,跟前兩本的主角比起來,還很隨便地談了戀愛(咳),讀者緊張地一路跟她到最後,實在很怕她隨時會掛點,最後欣喜地發現她是一座城,她有包含、撫慰人民的能力,她沒有恩典能力,但她是最恰當的一國之君。
  
  我很少看奇幻小說,但青少年成長的主題總是令人看不膩:唯有瞭解傷痛正視傷痛,才能與它揮手道別。
  
  PS:感謝蓋亞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煙 的頭像
徐煙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ur78i66
  • 老○婆吃♂了﹋性藥品﹎.變-好◎騷◇喔

    577U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