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1.JPG
PH2.JPG  
  
  『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意念既被書寫、付梓成書綻放於讀者眼前,通常有其可觀之處,或許可憐可笑可恨可憎可悲可歎可愛可惡,但總有這樣一本書讓我想起曾子說的『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此言典出《論語.子張》,陽膚(←人名)被任命為典獄官,他跑去問曾子有什麼典獄官注意事項教你做典獄官一次就上手,曾子說王道失落很久了,你查出案件實情時須憐憫人民,不要因為有業績破案了就自鳴得意。我不是典獄官,意指的『喜』不是破案之喜,而是生活優裕之人一種獵奇心態或何不食肉糜的自傲。看《耐心之石》需心存憐憫。
  
  《耐心之石》的故事發生在阿富汗某處,或別的地方。也許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地方。
  
  婦女27歲,有兩個女兒,她的丈夫遭人槍擊,一顆子彈卡在他的脖子裡,但他並未死去,而是全身癱瘓,無法表達意識。毛拉(伊斯蘭教的教義導師)要婦女每日在丈夫身邊頌念真主的尊名,如此丈夫便會醒來。一天兩天,五天十天,十五天十六天……她照著做了,將日子以頌念作為單位切割,丈夫卻從未恢復意識。
  
  傳統伊斯蘭社會裡女子無法獨立生活,恰逢內亂,婦女的親人與丈夫的親人都跑了,母女三人無依無靠,屋內只有頌念聲,屋外則槍聲陣陣、坦克來回鎮壓。漸漸地,婦女承擔不住了,她藏著很多秘密,於是一一地告訴她癱瘓的丈夫——傳說中麥加有顆耐心之石,是真主讓那石頭下凡傾聽人類的沮喪和痛苦,人類可以告訴石頭所有秘密,石頭會一直吸收,直到承受不了、碎裂開來,那麼,人類的痛苦就得以解脫了——她無法去麥加,但她發現癱瘓的丈夫是她最好的耐心之石,她一一向他告解她見不得人的秘密,希望從自己的苦難中解脫。而我們讀者,也隨著婦女的告解,拼湊她貧瘠不幸的過往。
  
  她的母親生了七個女兒,沒有兒子。她的父親藉此怪罪她的母親,沈迷賭博,家暴妻小,還不出錢時還把12歲的女兒『嫁』去40歲的男人家,估計每個女兒都是這樣賣掉的;她的姑姑美麗卻不孕,於是被丈夫送去照顧公婆,因為她美麗又不孕,她的公公便盡情性侵她;她新婚之夜讓他得意的鮮血並不是處子之血,而是經血,她用『骯髒』假裝『貞節』,但那不都一樣是血嗎;她向荷槍的陌生男人佯稱自己是妓女,以躲過被強暴的厄運,因為強暴妓女是骯髒的,玷污女人的貞節卻是無上的榮譽。 
  
  婦女講述的故事一個又一個,好像一拳拳打在我心窩上,使我強烈體會到:伊斯蘭的女人不是人,而是男人的貨物。她的故事,不知會是多少人的故事。《耐心之石》語言簡樸,篇幅輕薄短小(正書不到兩百頁),卻不時帶來強烈的震撼,婦女只是一位普通的已婚婦人,但她熟知身邊的男人:『對你們男人來說,驕傲總是跟鮮血有關』(戰場敵人之血或床笫處子之血)她對癱瘓的丈夫說:『要是你死了,事情又會不一樣了,他們其中一人應該娶我為妻!說不定他們寧可你死,這樣他們就能……上我!而且光明正大!』
  
  伊斯蘭的文化源遠流長,大部分的女人地位卑下、被當貨物交易已非一兩世紀,每個文化、每個制度都有它一開始成形的理由,不過隨著時光流逝,確實該有所調整了。西方的『女性平權』起步較早(現在都說兩性平權了),亞洲也漸漸跟上,伊斯蘭地區還有很大的加油空間。看完《耐心之石》我翻了草莓圖騰《那簡直不能叫做愛》(←女人啊,性自主吧)跟山田詠美《跪下來舔我的腳》(←SM女王俱樂部),如果把這三本書一起擺在書架上,再把我那些大學時為了作報告而買的女性平權書擺飾進去,這格書櫃的衝突性好大啊……(咳)衷心希望它們能早日變和諧。
  
  
  PS:感謝皇冠文化與其林小姐提供試讀機會,幫我開了一扇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煙 的頭像
徐煙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