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JPG
Bec2.JPG    
  
  嗯,這是一本茱迪.皮考特。(嘆氣)
  嘆氣的原因不是書不好,而是,看過的人都知道,嗯,茱迪.皮考特嘛。(謎:誰教妳要看!)
  
  作者這次將觸手(喂)伸到玻璃娃娃身上,玻璃娃娃、醫療疏失、不當出生……,不當出生實在是個很妙的名詞,什麼樣的出生是恰當的,什麼樣是不當的,由誰來決定呢?
  
  小柳罹患成骨不全症第三型,缺乏膠原導致骨頭容易斷裂,從她在娘胎發育骨骼開始,她就不斷地重複斷骨、痊癒、斷骨、痊癒……,斷骨是瞬間的意外,痊癒是漫長的忍耐,小柳只是骨頭容易斷,並不是不會痛,復健的過程比一般人更艱辛,她出生時體內有七根斷骨正在癒合,另有四根出生一瞬間造成的斷骨,其中一根插入肺,為了急救還多出九根斷骨,出生後更是得習慣這種日子……。
  
  夏洛特(←小柳的媽)、尚恩(←小柳的爸)、小愛(←小柳的姐姐)、派普(←小柳的產檢醫生,也是夏洛特的摯友)、瑪琳(←不當出生的辯護律師)在五百頁的篇幅中各自表述,無論故事為何,每個人口中的『妳』都是小柳。
  
  小柳出生後家中的財務吃重,一次又一次的治療必須花費巨額的醫療金,小柳已經六歲,還在坐幼兒的輪椅,每次卡在裡面都使她更不舒服,家裡的無障礙坡道也壞了,這裡那裡,每個地方每個細節都要耗費金錢,小柳愈長愈大就需要愈多設備,也就是愈多的金錢。一次特別糟糕的意外使夏洛特看見契機:如果能成功控告產檢醫生疏失造成小柳不當出生,她就能獲得一筆為數不少的賠償金。
   
  只有兩個問題:一,她必須作證小柳為不當出生——意謂如果在懷孕早期就發現小柳罹患成骨不全症,那她就會墮胎,因為小柳是有問題的胎兒。這對已出生的小柳來說是一大傷害;另一個問題,當初沒在第一孕期就發現小柳患病的產檢醫生,正是她的摯友派普,對派普來說,當然也是一大傷害。她必須傷害她親愛親密的兩個人,才能給小柳最寬裕的照護。
  
  官司的進行令人屏息,小柳到底是不是不當出生、派普到底有沒有醫療疏失,兩造不斷拔河。
  
  全書的行進很精采,不過,正如書中打的是官司,我認為整本書呈現的也是一場官司,而且作者包辦了律師與法官,一個人滔滔不絕在陪審團(讀者)面前精湛演示,她羅列證據,她敲下法槌,夏洛特貪錢,夏洛特有罪,夏洛特這方的證詞顯得薄弱、表面,彷彿只是聊盡義務。  
  
  沒錯,小柳不是不當出生,夏洛特也不該藉由不當的官司來獲取金錢,但我不敢想像,如果我有一個罹患成骨不全症的孩子(不管是第幾型),我會有多麼心力交瘁。夏洛特高齡產下小柳,如果堪稱盛年的夫妻一同奮鬥都無法提供孩子一般舒適的生活,那麼夫妻老去之後,孩子該怎麼辦?錢不是萬能,可是當錢可以舒緩孩子的痛苦,是我的話也會選擇提出控訴。
   
  尚恩雖然負責努力賺錢,但他並不負責主要的照護,相對地,因為他不斷加班,夏洛特可謂獨力照護小柳,全職照顧小孩有多累,也不用我多說了,但對夏洛特來說,她的累更加地漫長,似乎永無止盡。盡責的母親追隨孩子的腳步,而孩子追隨好母親的腳步,不管是好的母親或盡責的母親,只要能達成一個,就很了不起。
  
  如果夏洛特為了照顧小柳而筋疲力竭的描述能從二十分之一增加到三分之一,這本書就有了截然不同的立場。又,夏洛特夫妻解除退休保險,刷爆信用卡,房貸已二胎,當派普的丈夫告訴尚恩「你的女兒生病了」,他居然沒想到自己還有個大女兒時,小柳能不能真的算是『不當出生』呢?當小柳承受斷骨之痛,夏洛特比她更痛,當夏洛特看見活潑的一般孩童心中就恨,夏洛特提出告訴難道無理嗎?巨額的賠償金因為太過遙遠,所以對夏洛特來說更像是一個美夢,如果能得到賠償金,事情就能有所改善——或許對夏洛特來說,賠償金只是夢幻的泡泡,不一定要擁有它。或許不要擁有,一直處於追求的狀態更好。
  
  需要小心輕放的不只是玻璃娃娃,更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或許夏洛特的價值觀真的有罪,但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作者安排的結局實在太殘酷,太傷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煙 的頭像
徐煙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凝安荷
  • 我本來也跟妳有相同的感觸。(開頭那段)
    後來想了想,應該是台美文化差異造成的問題,
    美國一向就對弱勢族群的福利等相關議題較為重視(和我們這兒相比)
    所以就比較能同理心一些了。:)
  • 小說裡面有一段他們跑去參加『成骨不全症研討會』之類的活動
    類似成骨不全患者的夏令營(誤)交流會
    小柳在那邊很開心
    不過很現實的是參加研討會也要錢
    如果不是官司搞得全家烏煙瘴氣想轉換心情
    夏洛特也不會咬牙花這筆多餘的錢
    與會的人發現夏洛特是那個興訟的人都很討厭她
    認為她才是造成患者痛苦的人
    可是玻璃娃娃有人權
    玻璃娃娃的媽也有人權啊
    玻璃娃娃確實就是需要比較多的照護(時間、心力、金錢)
    書裡面還說『家有一個天才兒童跟有一個身障小孩的壓力其實是一樣的』
    暗指『那天才兒童是不當出生』嗎
    問題是一個需要培養、一個需要照護 這截然不同
    最起碼的
    天才兒童不會痛啊(不會承受這種太過激烈的斷骨之痛)

    徐煙 於 2011/08/10 17: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