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jpg 
  
  
  來囉、來囉!奧斯陸三部曲的第二集終於來啦!記得那個在上一集衰到爆的哈利嗎?不記得請看上一集心得!這集的哈利呢,個人保證比上一集還要衰!(用力拍胸)咳,應該說,這集的劇情保證比之前更精彩!讀者可能不喜歡哈利有缺陷的個性,但真的很容易愛上天衣無縫的第二集,《復仇女神的懲罰》環環相扣,各式線索源源不絕被哈利挖出來,卻總在擒拿真凶的前一秒峰迴路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機警聰明卻不夠冷靜的哈利,這次能夠逮到血腥冷酷、計畫縝密的凶手嗎?前搭檔的命案已無他人在乎,哈利要如何讓沈冤得雪?
 
  說真的哈利不是我的菜啊,應該說看了這麼多冷硬派偵探,還沒有哪個是我的菜,像這種衝動莽率、通常愛喝酒、總是誤觸陷阱、讓人一邊看很想一邊搖他甩巴掌:「你給我醒醒啊、拜託不要亂來!」的角色類型,我實在萌不起來,然而哈利執著到底、絕不妥協的個性確實也讓人動容,所以我也不算討厭他啦,再說要不是他『亂來』,很多案子只能石沉大海。
  
  《復仇女神的懲罰》由一樁銀行搶案拉開序幕,一般來講搶銀行的只是要錢,應該錢拿了就快跑,『單純的搶銀行』其實不算重罪,以台灣的現行法律來說,去超商搶10元跟去銀行搶10億,刑事上是一樣的罪名,雖然法官判案時搶銀行的刑期會久一點,可是現在的假釋制度打折下來也不會差太多,更別說挪威最近殺人事件爆發後,大家才發現挪威的監獄住起來挺舒適的(咳),沒有死刑,刑期也沒台灣這麼長。(PS剛剛說的是刑事,在民事上,不管搶了多少錢,總之要如數賠給被搶的一方就對了。)
  
  然而單純的搶劫一旦涉及『傷人』甚至『殺人』,犯罪的層級就會拉大,刑期往上跳,警察偵辦的效率也不太一樣,歹徒搶銀行,警察沒抓到就算了(喂),可是搶銀行還順便捅人殺人,媒體關注下,警察不快點破案也不行,所以聰明點的,當然是錢搶了就快跑。然而這次遇到的歹徒卻非常凶狠,銀行經理只是因為緊張,比歹徒要求的時間慢了6秒給錢,歹徒就一槍把挾持的行員斃了。歹徒不聰明嗎?他的搶案計畫明顯經過嚴密的設計,幾乎沒有線索留下來,我們合理推測這歹徒絕對聰明,那聰明的搶匪為何要殺人?
  
  選項1:這是一種常見的心理機智,處於絕對亢奮的狀態下,歹徒必須訂下明確簡單的規則,一切都必須遵循規則,有人不照計畫來就懲罰。
  選項2:銀行搶匪分兩種,一種警方抓得到的,一種警方抓不到的。(這絕非廢話)歹徒有絕對自信,認為自己不會被抓到,所以犯什麼罪都一樣。
  選項3:歹徒就是想殺人,搶錢只是錦上添花,順便賺外快。
  選項4:歹徒生性機車,有國王屬性或傲嬌症狀,日常生活可能是高官/富商/有錢的管理階層,遇到不聽話的就下意識砍掉。
  選項5:以上皆非。
  
  請、選、擇!
  
  而另一方面,哈利的枕邊人蘿凱飛去莫斯科跟前夫打官司搶兒子,前女友卻剛好在此時上門邀約?一次兩次,良心惴慄不安的哈利想拒絕又覺得沒必要,賓果!於是他就中獎了!歹路不可行啊,哈利!尤其是你這種天生倒楣的傢伙!這是孟老夫子說的考驗你怎麼可以上當呢!(誤)哈利跟前女友安娜約會的隔天發現自己躺在自家床上,但是前一晚發生什麼事、自己怎麼回家躺到床上的卻一點印象也沒有!更糟糕的是,等再度見到安娜,她已是屍首一尊!安娜嚥氣的時間,當然就是哈利跟她約會的晚上!哈利啊,你該不會意識不清的時候拔槍作掉人家吧?就算沒有,這種巧合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只好跳澄清湖了!(穿外套)
    
  夥伴的命案懸而未決,偏偏又雙案纏身,哈利有辦法殺出重圍嗎?本集哈利的新夥伴是『膚色白皙到近乎透明、個性謹慎只差沒有把警察兩字刻在頭上』的小女生,這小女生有什麼過人之處呢?要拼力氣?不行!要拼槍法?好像也不行!要臥底辦案?當然更不行!答案是她大腦中的「梭狀回」天生異常,她可以輕易判別、記下任何一張看過的臉孔,隨便就說出『我五年前在超市曾跟他擦身而過』或是『他十年前的頭髮比較茂密』這種讓人驚嘆的話來,所以她可是錄影帶之花(大誤),可以從搶匪的錄像資料推測出他是不是『電腦中有前科紀錄的誰誰誰』而將之逮捕。(作者說全球約有一百人有這種超能力耶!)
  
  角色個性塑造得成功之外,情節鋪寫當然也是一流,作者實在是個天才,有源源不絕的資訊丟出來給讀者,又是希臘神話,又是挪威的多種族文化現況;又是罪犯的心理描寫,又是警方的辦案手法。種種交織營造出緊密的氣氛,然後就在讀者認為『要抓到了』的一瞬間,攤開手卻發現落空了啊啊啊!(淚)試讀本四百多頁,不到最後真的不見分曉,硬是要得的挑戰!
  
  全書唯一的瑕疵大概是一些翻譯的小地方吧。坦白講這書看起來就不好翻,雖然我跟挪威使用的文字不熟,但作者不喜直白的描述,對讀者來說要特別留神。例如試讀本P85:『一年多以前,史費勒‧歐森──即唯一可以告訴警方愛倫為什麼被殺害的人──被發現躺在自家床上,手裡有把還溫熱的槍,兩眼中間有一顆從湯姆的史密斯‧威森手槍射出的子彈。』(直白例句:唯一可以告訴警方愛倫為何被殺害的史費勒‧歐森在自家床上被湯姆用槍射死了。)以及大量出現的雙重否定(試讀本P77):『這不是唯一不見的東西。』更別說一些拐彎抹角的惡嗜好或微諷(咳),都增加了閱讀的難度。譯者翻譯此書想必辛苦,不過還是有些希望譯者再斟酌的地方,像是除非開頭的子句擺在後面跟華文的習慣不合(試讀本P93):『後來我從公共電話亭打電話給警察總署,但他們不想對我洩漏消息,除非我說我是家屬。』跟讀者難以腦補的句子(試讀本P239):『洛斯可的嘴與唇形成一個溫柔的笑。也因此難以判定那究竟是不是溫柔的笑容,但哈利猜不是。』(到底「也因此」是怎麼來的?)還有乍看無法理解的句子(試讀本P243):『哈利在地球上的位置緩緩移開太陽,下午的天色也暗得愈來愈早了。』希望可以修潤一下。
  
  這裡只是指出一些小瑕疵啦,其實跟大部分的譯者表現起來,本書譯者的表現已相當優良,再說瑕不掩瑜,本書耐人尋味值得一再咀嚼,別懷疑了快來敗家拜讀啊!
   
  PS1:感謝漫遊者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PS2:原來負責認人臉的區塊是梭狀回,我的梭狀回絕~~~對~~~沒有發育,大概跟一隻螞蟻一樣小!
  PS3:我一般不太敢挑錯,因為我之前曾在某書心得說成書有好幾個錯字,友人便說這麼多錯字不看了,這……錯字更多的還大有書在呢(?)。本書因為誠心愛好,所以挑一點骨頭,希望譯者與出版社別介意啊!

創作者介紹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