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書小路 (2).jpg    
(注意!本心得含有大量劇情透露,未看者慎入!)  
  
  
(注意!本心得含有大量劇情透露、破梗、爆雷,未看者慎入!)
一般心得版在此  
    
  
  在〈CALLING YOU〉中,乙一成功地描述了一個寂寞的女孩,作品寫於2001年之前,那時期對日本女高中生的刻板印象不外乎『穿著短短的裙子、泡泡襪,重點是一定要拿著掛了吊飾(s)的手機,上面可能貼了大頭貼,可能鑲水鑽,不講手機的時候,也常常拿起來照相,尤其是跟朋友玩大頭自拍。』本篇〈CALLING YOU〉卻如此開頭:『我大概是這所高中裡唯一一個沒有手機的女生,而且我不去KTV,也沒拍過大頭貼,連我自己都覺得像我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少見了。』
  
  女孩認為自己將別人的話看得太認真了才會沒有朋友,像是有人稱讚她的髮型,她就維持同樣的髮型好幾年,後來才聽對方告訴別人:「她一點都不適合那種髮型。」當初的稱讚,不過是種客套話罷了。擴及來看,也是她的個性太單純了,無法分辨同齡人話語中的輕重深淺,才會無法順利與同儕相處。(簡單來說,就是同學都會認為她很白目或很沈重吧。)她並非被排擠,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壞,很普通的一個女生,只是剛好跟周遭的人調性不合罷了。
  
  女孩想像手機的部分令我想起漫畫《HUNTER×HUNTER》裡的酷拉皮卡,雖然女孩的手機最後並沒有『具像化』,卻可以準確無誤地顯示時間,還可以接到陌生男孩的來電,接獲來電之後的她慌忙用腦海中的手機不斷撥打出去,可是包含110這種公共號碼在內,皆有一個聲音表示『電話未登記』,就要放棄的她,居然在命運的一刻『懵對電話』撥給了另一個女生。
  
  這個男女主角之外的第三人帶來微妙的影響:原來真的有這麼一個『腦內電話』族群的存在嗎?女子告訴女孩,不是每個腦內電話人都知道自己的號碼,撥出與接聽都靠運氣,而且,通話人彼此之間可能存在著時差,例如女子與女孩在對證過後,發現彼此距離了好幾年的光陰。
  
  女孩回頭與男孩通話,發現彼此只有一個小時的時差,女孩的世界比男孩快了一小時,所以可以告訴男孩他那邊『尚未發生』的事實。不過他們並不想利用這點時差作什麼特別的事,而是很高興可以跟對方通話,兩人在彼此的生活圈中都是被迫沉默的人,沒想到能在電話中跟對方暢所欲言,有種相見恨晚、遇見100%女孩/男孩的驚喜感,幾乎睡覺以外的時間兩人都通著電話,因為腦內電話的撥打接聽不會被發現,所以考試時還可以靠彼此作弊。(這點太好用了啦!)
  
  然而到了結局,讀者才發現根本沒有什麼『腦內電話族群』,至少在這篇小說裡沒有出現其他腦內電話使用者。從頭到尾只有女孩跟男孩的對話,兩人的手機相通,是超越一億分之一、只出現在兩人身上的奇蹟。第三名女子,原來就是長大成年後的女孩,知道女孩與男孩日後的結局,默默地度日,默默地等待以前的自己打電話來。
  
  CALLING YOU,果真是只有你聽到啊……
  
  
  〈傷〉這篇,『碰到受傷的人就可以把傷痛轉到自己身上』的設定,我之前也在漫畫上看過,不過那是戀愛作品,這篇的主角卻是兩個小男生。(咳,我不是指BL!)
  
  因為父母的關係,男孩備受歧視,出手教訓人的他被視為暴力分子,直接丟到特教班去(唉,特教班不是這樣用的好唄),歧視他的人卻沒有受到任何大人的責罵。
  
  男孩在特教班認識了安里。安里單純、天真,也是家庭因素不肯說話被扔到了特教班,兩人就此結識。因為男孩受傷,無意間引出安里替人轉換傷痛的天分,在日漸練習下,安里能在接觸他人的瞬間將傷痛、疤痕全數轉到自己的身上。問題是,誰會想把別人的傷痛轉到自己身上啊?這又沒好處!如果是至親好友就罷了,安里卻在路上一一碰觸陌生人為其療傷止痛,自己的身體卻布滿疤痕,傷痛不是消失,而是全數由安里承受。
  
  男孩跟安里帶到父親的病榻前(在物理上雖然還是活的但跟死了沒兩樣),要安里將傷痛轉到自己的父親身上,安里照作了,於是男孩又帶著安里歡歡喜喜去幫小孩療傷,藉此賺取一點小零錢買天下最美味的冰淇淋吃。
  
  男孩因為結識安里,漸漸感到世界又有了希望;冰淇淋店的志保因為燒傷,臉上有一塊大疤,只能整天戴著口罩,兩個小男生因為對給他們冰淇淋吃的志保有好感,答應替她『保管傷痕』3天,然而3天後志保不翼而飛,消失無蹤。想到棄自己而去的母親、想到言而無信的志保,男孩發現,這世界果然還是這個樣子。
  
  另一方面安里也完全失控,原本長相可愛、將傷痕都掩飾在長袖、長褲衣物下的安里,因為臉上的傷疤開始受人排擠,可是安里反而更頻繁為人轉移傷口,簡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男孩終於驚覺:安里想要自殺!他想吸取別人的傷痛而亡!
  
  男孩打算阻止安里,安里只好把身上的傷痛過一點給男孩,男孩又驚覺:安里從頭到尾都沒有把自己的傷痛轉給老爸,他每次走出病房的神清氣爽都是裝出來的,而安里身上承受的傷痛是如此之重,雖然安里只過了一點點腿部傷痛給自己,他就痛得無法行動!動彈不得的男孩,只能眼睜睜看著安里碰觸重傷瀕臨死亡的患者……
  
  為什麼如此純真的安里具有這種治癒能力呢?安里可以輕易移轉人肉體上的傷痛,卻無法移轉自己的心靈傷痛,因為心靈傷痛太過沈重,反而使他無止盡地兜攬他人傷痛到自己身上,就好像有人痛到受不了於是拿刀戳自己,有人痛到受不了於是開槍自殺,即使『蒐集』了這麼多人的傷痛到自己身上,安里還是無法應對心靈的缺口。
  
  可是對男孩來說,這世界雖然黑暗,安里的存在卻治癒了他。不管怎樣,互相扶持,總是能走下去的吧!最後兩人躺在病床上,他這麼想。『我想,痛苦已經過去,從此,一切將會更美好。』
  
  
  
  〈花之少女〉……個人感覺非常糟糕,只給1顆星。
  
  首先,在謎底揭曉前,主角敘事的口吻就非常矯揉造作,文藝腔重到我這個俗人快要抓狂的地步:p176『歌聲啊!這宛如冰冷夜空的透明歌聲是如此動聽,卻又為何令人傷感呢?』、p177『我想起了在火車意外中死去的我所愛的人,愛人那柔軟的黑髮,還有那本是活著的生命。』p181『那是個浸染了悲傷氣息的盒子,想必有不少人在那兒度過他們的夜晚吧!在黑暗中感到孤獨!』……句子分開來看或許還好,可是擺在一起密度之高讓我受不了。
  
  一旦文藝腔讓我爆走後,平常不起眼的贅字看起來就更不舒服:p185『我擔心她那托著腦袋的莖承受不了,不過,她好像沒什麼大礙。』(有不過可以把省掉)、p202『毅然上吊自殺的少女啊!縱然妳選擇了死,還是希望把那個小生命帶來這個世界,真是不可思議!』(有縱然還要有幹嘛?)
  
  到了謎底揭曉後,我只覺得這個梗很無聊,鋪得一點都不值得!
  
  在前兩篇,乙一都預藏伏筆顛覆故事,像是〈CALLING YOU〉中並沒有其他人可以透過腦內電波通話,像是〈傷〉裡安里並沒有把傷痛過給男孩的父親,這兩個轉折點都安排得很棒,使讀者能有更深一層的震撼與揪心,可是在〈花之少女〉,梗本身鋪得太過牽強,實在還是回歸單純比較好!
  
  〈花之少女〉中,乙一試圖讓讀者以為敘事者是男生,開頭就說『自己愛上了那花之少女』,同住病房的春樹跟中川也刻意被『去陰性化』,像是中川「抽雪茄、聲音低沉、喜歡院裡的護士、偷抽菸被抓到就哈哈大笑混過去」,春樹「看到里美出現就獻殷勤」。主角的部分也被『強調陽剛的部分』,像是從小喜歡『抓小蟲去釣魚』,還是『家裡唯一的繼承人』,至於家裏的幫傭里美『因為跟著自己抓小蟲釣魚曬得很黑,現在白了就變好看』,里美離去時中川還特地問主角『里美是你愛人嗎』……等種種鋪陳都蓄意讓讀者以為敘事者是個男的。
  
  而且為此還出現矛盾的地方,像是說到里美的時候,P133『我家從以前就是有名的世家,傭人也有好幾個,里美就是其中之一,從小就在我家工作。在當時,同年齡的少男少女們經常玩在一起,我想起那些孩子們對我說過的嘲弄字眼,當時男女一起玩的情景還很少見。』先說『那時同年齡的少男少女經常玩在一起』,緊接著立刻說『害自己被附近的小孩嘲弄,因為男生女生玩在一起還不普遍』,這是乙一寫錯、譯者翻錯還是我腦殘意會錯誤?
  
  直到最後,敘事者才說之前待的是『婦產科醫院』,自己是女的,在火車意外中失去了孩子,從此不能再生育,所以才會想自殺,沒想到卻被花之少女撫癒了心靈,說自己愛上花之少女並不是愛情,而是親情。
  
  當然乙一也留下許多小細節待真相揭曉後讀者回頭看有『啊,難怪這裡這麼寫』的恍然大悟之感,但整體來說,我還是認為鑿痕太過,一樣是鋪梗,《GOTH 斷掌事件》裡面的〈狗〉就寫得很好,〈花之少女〉純粹只是硬要的青澀之作,其實抽掉這些歪歪扭扭的篇幅,花之少女本身的設定就可以很感人,真的是何必呢!
  
  
  三篇作品都聚焦於『治癒』,雖然我比較喜歡吉本芭娜娜的放空式治癒法(誤),但白乙一的作品也令我欣賞,治癒這回事,本來就不是作者寫了算,得要讀者的電波對了才可以,不同形式的作品,可以撫慰更多的心靈啊……

創作者介紹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