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1.JPG
fa2.JPG    
☆博客來介紹頁面☆  
  
  艾爾頓17歲,有父母各一枚、11歲的妹妹一枚,還有個『據說很有錢』的舅公,他媽媽常常打電話給舅公噓寒問暖(強迫他也要講話),殷殷關切舅公的狀態,十幾年來,他只從他媽那裡聽說舅公的消息,像是不久前舅公糖尿病惡化導致失明之類,他幾乎沒有親眼見過他。
  
  有天,他媽媽忽然要他去當舅公的翻牌人。
  
  原來舅公嗜打橋牌,失明後需要一位『翻牌人』幫他取牌、唸牌、打牌。艾爾頓完全不懂橋牌的規矩,然而顧及媽媽的叮嚀,不得不接下這份差事。
  
  我原本也不懂橋牌,事實上,我的慧根就連傷心小棧都弄不清楚,然而在作者循序漸進的描述下,跟著艾爾頓漸漸一窺橋牌的世界。說托拉普舅公『嗜打』橋牌,完全不足以描述他對橋牌的熱愛,失明後,他得靠著翻牌人開場時將拿到的牌唸給他聽,只一次,他就得記下自己擁有的13張牌,打牌過程中不能再問翻牌人『我有什麼牌』,除了自己的牌,他還得記得對手打了什麼牌,以做出最好的因應(當然也不能問剛剛誰打了什麼、桌面上有什麼牌),橋牌可不像我們玩玩『大老二』一樣簡單。(但我覺得瞎眼玩『大老二』也很困難。)
  
  艾爾頓之所以被他媽派去當翻牌人,當然是因為他爸媽想要舅公的財產,而艾爾頓家爭奪舅公遺產的最大假想敵就是冬妮一家,雖然冬妮一家算不上舅公的親戚(是舅公的姻親),但美國可沒有什麼特留份制度,舅公想把錢給誰就給誰,給阿貓阿狗也可以。(我是說真的貓狗。)
  
  舅公的前任翻牌人正是冬妮,冬妮因為一個『失誤』被舅公臭罵走人,但艾爾頓發現舅公並沒有因此討厭冬妮,反而將冬妮視為得意門徒,他有點吃味,不過更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冬妮……
  
  故事的寫法很老派(怕人誤會,我必須澄清我使用這兩個字並無貶意,反而代表個人一種接近緬懷的情感),即使跳過橋牌的段落也能看,書中使用了鯨魚圖示以區隔寫有橋牌規則的片段,如果不想學橋牌,直接跳過。故事兩百多頁,我卻覺得好短,書中看似不經意帶到的閒聊,後來都有了它的用意。
  
  舅公為何鍾意橋牌、冬妮為何患有精神分裂……等等都被寫得很輕盈,艾爾頓明明被換帖好友搶了女友還是傻兮兮對人好,父母市儈俗氣一心要錢他也只是默默反抗或無視,在艾爾頓身上我看到一種17歲的輕盈(再度澄清非貶意),有時我們就是會拿到一手爛牌,但我們也只能勉力安排,打出一個不太差的局面。
  
  不懂橋牌也能看《翻牌人》,且讀者可以輕易看出作者對橋牌的喜好,咳,簡直是滿溢在獻詞與附錄裡,我雖不懂橋牌,但看著看著想起過年時節家裡的人都會打麻將(笑),我就只有過年時節會玩一下,雖然現在上線玩麻將不怕3缺1(我大概是1缺3),可是過年時跟家人玩一下,氣氛完全不同,感覺幸福和樂。如果能有一位好的橋牌搭檔,再遇上不賴的對手,我想那也是一種極致的幸福吧!
  
  ps:感謝皇冠文化與其林小姐提供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