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JPG
N2.JPG  
❤購買連結❤
    
  《夜行觀覽車》在題材上有種「前作結合翻出新裁」的合體感(大概像劍王、獸王、鳳王合體成雷神王),將之前專注的視線擴大,一樣是流轉的視角,敘事者卻從一個人(一種身分)變成一個家庭為單位。
  
N3.JPG    
  位於高級住宅區『雲雀之丘』、相對而視的遠藤家高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中間那個插花的小島聰子是他們的鄰居。雲雀之丘勉強要比擬,大概像陽明山上的別墅區吧。)
  
  故事是從遠藤家的彩花拉開序幕,傲嬌野蠻的中學少女大暴走,三天兩頭都會在家裡發作歇斯底里症候群,本來不屬於高級住宅區居民的遠藤家買下一塊開發後所剩的畸零地,建起的屋宅只有其他豪宅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但遠藤家的太太真弓不在意,只要他們住的是雲雀之丘,只要獨生女能考上貴族女中,一切辛苦都值得。誰知彩花考試落榜後人就變了樣,真弓的日子從此區分為『女兒暴走的倒楣日』跟『女兒沒暴走的幸運日』,而懦弱無能的丈夫啟介對此也愛莫能助。
  
  高橋家是那種會出現在廣告、電視劇的模範家庭,一家之主弘幸是高收入的醫生,多年前喪妻之後另娶了美人淳子,淳子對前妻的小孩良幸視同己出,還產下一對兒女,目前長子良幸在外地醫大唸書、長女比奈子是貴族女校的學生、么子慎司還長得像時下最紅的超級偶像,一家人彬彬有禮,感覺連他們呼吸的空氣都比較高貴。
  
  雖然說是高級住宅區,不知為何隔音不太好,彩花每次暴走大罵『死老太婆,反正我就是考不上啦』的聲音,還有東西嘩啦啦被掃在地上、鏗鏘鏘摔在牆上的聲音鄰居都能聽見,雖然秉持著都市人『最好不要管人家閒事』的心態大家沒有說破,但也心想『總有一天救護車還是警車來了都不稀奇』。
  
  這天晚上,彩花發飆過後救護車跟警車真的來了,不過不是停在窮酸遠藤家的門口,而是貴氣高橋家的門口。據說是淳子拿獎盃賞了弘幸的後腦杓,一家之主就這樣失血過多掛了,然而同晚比奈子寄居友人家中,慎司則疑似逃亡不知去向,真相究竟為何,沒有其他人知曉。如果是淳子犯的案,慎司為什麼要逃亡?如果是慎司犯的案,過程到底為何?為什麼比奈子會寄宿友人家中?這是恰巧還是蓄意犯案?『雲雀之丘上的菁英醫生命案』,究竟會替雲雀之丘帶來什麼困擾?同時,既是被害人家屬也是凶手家屬的三人,又要怎麼面對往後的日子?
  
  湊佳苗目前在台出版的四本作品中,我對《夜行觀覽車》的好感度還算高,不過,書中疑似出現一點小bug之外,結局也像《少女》有河蟹化趨勢,湊佳苗刻劃日常之中的變態人事是一流的,如果她只是為了河蟹而河蟹,真的大可不必,她迄今努力突破的出道作《告白》就一點也不河蟹,如果她有意和諧,那對美好事物的描述還要多加強,免得有虎頭蛇尾、前重後輕之嫌。崩壞不一定是立即發生的,修復也是,要像佟振保一樣,一覺醒來又變回一個好人,機率實在比被雷打到還要低。再者要輕,也要設得夠輕巧,例如芥川龍之介《竹藪中》讓人絕望到了極點,男人說謊女人說謊,草民說謊強盜說謊連武士也說謊,不,應該說,活人說謊死人也說謊,簡直就是黑到底的最高境界,然而改編成電影《羅生門》時,加入樵夫抱走嬰兒撫養的一幕,就讓整齣作品亮了起來。
  
  我當然還是為兩家能夠修復家庭關係而開心,很多破損的家庭沒有這麼幸運,全書最倒楣就屬死者,醫生忙得亂七八糟沒注意到家人生病了,實在不是致死的重罪呀。(茶)
  
  
  PS1:感謝時報出版提供試讀機會。
  PS2:佟振保一例請見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煙 的頭像
徐煙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辣❤子
  • 噗~白玫瑰與紅玫瑰的比喻非常貼切阿~XD
  • 我本來要刪掉的
    你說貼切我就留下來了XD
    其實這本很好看
    不過後面那裡有點牽強就是了

    徐煙 於 2011/05/13 13: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