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1.JPG
ir2.JPG  
  
  在書展看到吳祥輝的北歐系列三本,因為封面好漂亮差點給它買下去,後來理智叫我煞車,說圖書館一定能借到,而且這種旅遊書買回家我一定不會看(打到這,看了看書架上幾本旅遊書),嗯,我是對的!(喂)不過沒想到,這不是旅遊書,而是愛爾蘭歷史文化的導覽書。
  
  愛爾蘭是個顛沛流離苦難不斷的國家(唉,至少,目前是個國家了),吳祥輝先介紹愛爾蘭的四位大文豪:王爾德、蕭伯納、葉慈、喬依司,並點出四個人的共通點。
  王爾德:1854年生於都柏林,1900年死於法國。
  蕭伯納:1856年生於都柏林,1950年死於英格蘭。
  葉 慈:1865年生於都柏林,1939年死法國。
  喬依司:1882年生於都柏林,1941年死於瑞士。
  他們都生於都柏林,死於異鄉。
  這對華人來說有點不可思議,客死異鄉對華人來說甚至是一種詛咒,然而四位文豪卻選擇遠離家鄉,他們愛國,但不願歸國。
  在下一章,吳祥輝介紹了愛爾蘭與英格蘭之間的愛恨情仇(好吧,似乎沒有說到愛的部分)、愛爾蘭的內戰等等,讓人理解四位文豪——以及更多愛爾蘭人出走愛爾蘭的原因。
  行文中作者也不斷比較愛爾蘭與台灣(還有不斷提到他老婆的意見),這部分坦白講我還吞不下去,對愛爾蘭還有對『作者對台灣的認知評斷』對我來說尚屬陌生。
  不過,看完《驚歎愛爾蘭》後,算是對愛爾蘭有了點基本認識,也更加瞭解《失落的秘密手稿》中,那種個人經歷與國難密切結合的痛,或是另一本翻譯小說中,愛爾蘭移民第二代的男主角為何會說自己的父親好辯強悍,舌頭比刀片還利。  
  
  『隧道盡頭的亮光,是迎面而來的火車頭燈。』這種文辭優美、即使絕望也帶著詼諧的,正是愛爾蘭人。
  
  再看一篇愛爾蘭人怎麼說:〈上帝是愛爾蘭人〉
  他有十二個酒友
  他被訓練成在建築工地的木匠
  他失業了
  他跟媽媽一起住到三十三歲
  他認為他媽媽是處女
  他媽媽認為他是上帝 
  
  真是辛辣。
  《驚歎愛爾蘭》雖然不是旅遊書,但書中的照片一樣美麗迷人,不管是建築物大膽的配色或是悠遠怡人的自然景觀,還是他們創意非凡的雕像(比起來,我們那些站得直挺挺的偉人雕像實在是太遜了),都讓我心生嚮往。
  
  吳祥輝說「嘆」近於悲,「歎」近於歡,他的心是嘆其過去,歎其現在。祝福愛爾蘭。
  
  書中說愛爾蘭的凱里人頗類我們當年說的「下港人」或「庄腳人」,愛爾蘭有厚厚一冊以凱里人為笑料的笑話書,取笑凱里人的遲鈍無感,像是:怎麼讓一個凱里人在星期一發笑?在星期五告訴他一個笑話。
  我剛好在網路上看到一個笑話,這是以前就看過的,笑話中的主角不是凱里人,而是與凱里人仳鄰的科克人。
  
  兩個愛爾蘭人坐在一個酒吧間裡喝酒,其中一人問另外一個:「你是哪裡人?」
  另一個回答:「我目前在此地,都柏林,不過我生在科克郡。」
  「不是開玩笑吧?我生在科克郡,現在也在都柏林……咱們再來一杯吧!」
  「你生在科克郡什麼地方?」
  另外一個答:「我生在我媽的房子裡,門前有一條小河從薩克村南邊流過。」
  「上帝保佑!」第一個人叫道:「你能相信嗎?我也生在我媽的房子裡,也離薩克村不遠。為了咱們的親近,來,我們再乾一杯。」
  「那麼你是在哪個學校上學呢?」
  「 我上學是在鎮上的聖母受難學校。」另一個答道。
  這時第一個人已經興奮得不能自己,他大聲叫了起來:「天啊,太不可思議了,我也是在那家學校上的學,這個世界真是太小了。老闆,再給我們每個人來上一杯。」
  這時,酒吧裡的電話鈴響了,老闆接電話:「克蘭酒吧……噢,今天晚上沒有什麼新鮮事,就是奧哈拉家的那對雙胞胎又喝多了。」
  
  看完書再回頭再看這個笑話,發現的有:
  1.愛爾蘭人很愛喝酒
  2.他們的酒吧很多(至少都柏林的酒吧很多)
  3.科克人上聖母受難學校
  4.他們一邊喝酒,一邊調侃喝酒
  還有沒有其他的新發現,就要看認識愛爾蘭多少了。
  
  PS1:《失落的秘密手稿》心得在這裡 
  PS2:這邊的第一張圖片是葉慈的雕像,妮看看妮看看,那個腳長,完全就是少女漫畫來著呀!然後這個是王爾德,多跩啊! 

Posted by 徐煙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