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1.JPG
ONE2.JPG   
  
  大約是我國小低年級時,第一次聽說《飛越杜鵑窩》這部電影,小學生是真真正正的幼稚,那時我們都會罵人『神經病』,可是當我說『你是杜鵑窩出來的喔』的時候同學都因聽不懂而當我神經病,我只好改口說平俗易懂的『你龍發堂出來的喔』。
  《飛越杜鵑窩》這麼紅,為什麼同學沒聽過咧?一定是中譯本這麼晚出的緣故。啥?哪個小學生會看《飛越杜鵑窩》啊?咳,是啊,我小學的時候也沒看過,只聽說是『一群瘋子想逃出精神病院』的故事,今日我自己一看,覺得這說法也太不精確。
  
  杜鵑窩是精神病院的俚稱,頗類我們台語說的『肖人院』,裡面住著一堆『神經ㄆㄧㄤ』,到底西方這座杜鵑窩跟我們現在認知的精神病院有什麼不同?就讓裡面的長駐病患布隆登酋長來為大家講說。
  
  1.這裡的頭頭是大護士,她會控制時間,讓時間如她所願時快時慢,像是探視時間快一點飛過,日常的時間又沈滯不動。
  2.院裡的保險絲盒有個開關,只要轉動一下,整片地板就會開始往下滑,到達地底深處,底下有座屠宰場,用來料理被淘汰的病患。
  3.還有一座煙霧器,平時會釋放出濃霧以冷靜病患。
  4.聯合體在病患每天服用的藥片裡安裝電子控制器,可以完全控制病患。
  5.屠宰場不時還會運來冷凍器官,以替代不受控制的真人器官。
  
  ——噢,果真是座瘋人院!
  
  ……
  
  ——最好是啦。
  
  《飛越杜鵑窩》是美國60年代嬉皮『反文化運動』經典作品,但不是科幻小說。上述五點可以說是布隆登酋長的被害妄想,不過他是因為被害妄想而入院,還是因為入院而有被害妄想,或者兩者相輔相成,嗯,這就難以定論了。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布隆登既不聾也不啞,只是因為大家都不聽(或聽不到)他說話(這個現象從他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眾人理所當然將他當啞巴,又理所當然推斷他是聾子,杜鵑窩裡危險多多,他也就理所當然假裝成聾啞人士避開紛擾禍端,直到麥莫菲入院,讓他無從逃避。
  
  麥莫菲據說是逃避牢役才假裝瘋子入院,『因為在韓國囚犯集中營成功地帶頭越獄,因而獲得傑出兵役十字勳章。隨後卻因為不服從命令,而遭部隊開除。』對他來說,規則根本不存在,他想要的是什麼,什麼就是規則,牢役繁重無聊,精神病院伙食好、不用工作,還有一堆領補助金的凱子讓他削,他當然要假裝瘋子住進來啊!
  
  我之所以說,『一群瘋子想逃出精神病院』太不精確,因為在麥莫菲入院之前,根本沒人想出院,他們有精神疾病,待在精神病院才安全;而麥莫菲入院後,更帶我們看清一個驚人的事實:他們甚至也不是一群瘋子。杜鵑窩裡有兩種病患,一種是慢性病患,通常缺乏自理能力,真的需要住院,一種是急性病患,急性病患都是自願住進來的,只要自己簽署同意隨時可以出院,『天啊!』麥莫菲說:『但你們根本不是瘋子,你們跟外面在街上走的人沒兩樣!』
  
  不過他們認為自己有病,或是,周圍的人讓他們覺得自己有病。他們可能只是有社交障礙或適應不良,或者一點憂鬱一點躁鬱,像裡面的比利.畢比,我覺得他充其量是個比較嚴重的媽寶,媽寶就要住精神病院,小小一座台灣島地哪夠用?
  
  天啊,這太驚人了,病患不是病患?《飛越杜鵑窩》還有更驚人的,就連治療也不是治療。
  
  不聾登布隆登所待的病房不是針對病情給予藥物,而是一律給予鎮定劑,服用過久會產生幻覺的鎮定劑。平常所作的治療,就是把所有病患集中到一間治療室,開批鬥大會,某某某曾經作過什麼壞事(像是偷看姊姊洗澡),有什麼不尋常病症(例如口吃),可見他腦子一定有病有病有病有病,有病就要說出來,讓大家都知道,這樣才懂得反省,病才會好啊!
  
  這樣病會好嗎?當然會!沒有好?那就是腦子壞得太嚴重,要送去電擊或切除腦葉!
  
  這本書讓我想起一件事,我國中作賴氏人格測驗,得到的結果是B、E型人格(我也不想,但這兩個的分數就是一樣高),老師說B型活潑好動,容易有暴力傾向,監獄裡大部分的暴動分子都是B型。E型心思纖細,容易鑽牛角尖,精神病院裡的人很多是E型。(麥莫菲應該就是B型,布隆登是E型。)
  
  現在想想,複合型挺怪的,我剛剛查,B、E都得7分的話算是B準型,但我忘記分數了,而且從我專記壞事來看,說不定我比較接近E,事實上我真的有陣子很憂鬱,就是我的慘綠高中,不喜歡追求分數的我偏偏唸了一間升學學校,跟同學格格不入的我搞得很blue,她們可以接受『認真讀書但考不好的可憐人』,但不能接受『根本不想讀書的怪咖』,再加上我一點點小小的社交障礙,如果學校隔壁有杜鵑窩,我應該早就被她們送進去了吧!(雖然是我自己跟她們不合啦,但我在那間學校遇到的大護士也太多了。)
  
  布隆登從小就跟聯合體拉鋸,他很清楚,大護士拉契女士只是一名高級官僚,她服膺於秩序、權威、工具理性,冷酷,絲毫沒有同理心,她只是聯合體製造出來的一枚螺絲釘,要如何怪她扼殺人性的種子?怪她也沒用,因為她一輩子都不會懂。

  
  最後沒有人逃出杜鵑窩。因為他們終於了解自己沒有瘋——除非這整個世界,就是一座杜鵑窩。
  
  PS1:感謝太陽社及其陳小姐提供試讀機會。
  PS2:當然,在我們目前的定義中存在著精神病患者,但我想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不在此書探討的行列。
  PS3:相當推薦大家自己閱讀《飛越杜鵑窩》,書中還有很多精采的地方,而且經典的經典之處,就是讀者可以展開不同的風景。
 
6d12ab9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徐煙 的頭像
徐煙

徐煙的樓中格

徐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